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新闻 >
春节回来的行李箱|搜狐女人的网友们装了这些
来源:http://www.vbbadirect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22 10:40 * 浏览 :

  别人家腌的萝卜条,咯嘣脆不说,个头还匀称,老娘腌的,盐厚,个头也不招人待见,小的小,大的大;别人家做的红薯片,方正,不薄不厚,老娘做的,非薄即厚,一过油,要么黑,要么嚼不动;别人家做的腊肉,黄澄澄的,干净清爽,老娘熏的,黑乎乎一团,如假包换的料理……

  上大学时,一到开学,室友都会带来各家老妈做的拿手菜,只有我总两手空空,因为实在没啥东西能拿得出手。

  后来,我到了,每次回家,几乎什么都不带。要带也是姐姐做的家乡特产,姐姐嫁给了邻居,平时照顾父母,更像儿子,反而我“嫁”到了远方。

  但随着年岁增长,这两年,我对乡味的思念更浓了。现在每次回家,要带的东西越来越多。老娘知道我挑剔,她做的东西我看不上,就换了一种思——积极帮我搜罗。

  腊鱼和腊肉,她听说我表姐会熏,就在年前拜托表姐熏好,等我回湘拜年时再取。

  只有一种东西,虽然她做得也不够好,但因为这么多年就习惯那个味儿了,所以我还是会带上一些,那就是她亲手做的茶叶。↓

  家里有几十棵茶叶树,每到春上,老娘都要自己摘、自己炒、自己揉、自己晒,每次都揉得两手乌黑,那种油茶的黑色好长时间都洗不掉。

  在,虽然经常能喝到各种茶,但说起常喝不厌的还是老娘炒出来的带点油味(炒的时候锅没洗干净)的绿茶,泡出来酽酽的,每根都有家的味道,如果再放点芝麻、豆子和姜,就相当有湖南风味了。

  只是很可惜,因为城市化运动,我家的茶叶树没有了,今年也是我最后一次带点老娘亲手做的茶叶了。我跟老娘说了这个遗憾,她说,放心,春上我就去你姑姑家摘点,再做两斤。

  作为生活比较随意的糙男人,我常把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当成座右铭,去外地旅行、出差很少会带土特产回来,即便朋友要求帮带也是能推就推,只因不愿受大包小包手提肩抗之烦,但每次春节返京,行李箱里还是会装下这些——

  身为在农村长大的八零后,我在15岁之前穿的都是奶奶和母亲一针一线纳的千层底布鞋。小时候非常淘,经常上树掏鸟,下河逮鱼,泥里来沙中去,常常将新做好的鞋子弄得变了形,为此没少挨母亲的骂,被斥为“穿鞋如吃鞋”。

  15岁那年去县城上高中,第一次接触到运动鞋、休闲鞋。看到别人脚上簇新的牌子货,再看看自己脚上虽然崭新但却与周边格格不入的千层底,一种前所未有的自卑感涌上心头。终于在两天后,从生活费中拿出一大半去商场买了双李宁,为此付出饿了半个多月的代价。从那天起,直到参加工作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就和千层底说拜拜了。

  在京工作一年多后,脚被开水烫伤过一次,当时无论穿运动鞋还是休闲鞋,一旦系上鞋带就伤口受捂,容易发炎,得我不堪其苦而又无可奈。老妈千里迢迢从老家赴京照料伤号,顺便带了两双千层底,结果所有困扰迎刃而解。为此,我又重新捡起了老布鞋。踏着厚实软绵的千层底,不仅走舒服,且极少脚臭。因此,每年春节前我都会给老妈打电话多做几双,以便年后带回去。

  小时候家里种着五六亩左右的葡萄,这是家庭唯一的经济作物,从小学到大学,所有学费都是这些葡萄贡献的。

  葡萄丰收后,除了卖去换钱外,老爹总会留出一些酿酒,酒酿成后,他喜欢把家里孩子一次放在膝盖上,再用筷子蘸上一点葡萄酒然后放进孩子嘴里。因此,我自幼就有喝葡萄酒的习惯,儿时还曾经一边用小杯喝一边摇头晃脑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的诗句。

  近年来,家中兄弟姐妹依次成家、工作,葡萄园面积也逐渐缩减,最后只剩下了半亩专门做葡萄酒所用。春节团圆之际,老爹自酿的葡萄酒是唯一用酒。年后返京时,我也会主动装上满满一大瓶,带去与朋友分享。

  “花狗”是鲁西地区春节时常备的一种面食,由白面和枣组成,也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。

  小时候,“花狗”是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的必备品,素来喜欢贪食和恶作剧的我曾在某一年春节偷偷将家中所有“花狗”上的枣吃掉了,留下了一筐带着窟窿眼的面坨,导致准备走亲戚的母亲无物可带,也让自己受到一顿爆揍。到现在,家人时,老妈一讲起这件事就会笑得前俯后仰。

  现在每年春节前,老妈都会多蒸上几锅,然后打电话询问我归期,敦促在外野惯了的孩子早日回家。用我妈的话说,“花狗”成了“唤儿归”,不做完这道面食,都不知道拿什么理由来“”我回家。

  返程那天,老妈会往我的行李箱里装上一堆“花狗”,半开玩笑半认真说:“你是几个孩子当中最懒最不省心的一个,多带点这个,饿的时候热一下就是一顿饭,免得到饭点时没处找食吃。”之前还觉得只是句玩笑话,今天老妈旧事重提,突然眼眶湿润了些许。

  湖北最有名的美食,除了鸭脖就属热干面。可惜网上炒得很热、有着精致包装的“大汉口”热干面口感着实不对,要吃地道湖北热干面,还是这种简单包装的碱水面实在,一把一斤,10元一把,量大味对,基本是湖北人春节返程必备单品。

  只是,老妈今年用力过猛,一来就来了十斤,真把她闺女当孔武有力的女汉纸对待啊!

  湖北人民过年,家家户户都会腌制鱼肉,每逢太阳好的日子,会把腊鱼腊肉拿出拿进晾晒,当鲜肉变成干干的可以当武器使了就算做好了。

  年三十前,家家户户还会连夜“开卤锅”卤制鸡爪、牛肉、莲藕、海带、鲜豆皮,卤制品出锅时飘香四溢,卤锅前则成了小朋友们的临时乐园,时不时跑来顺一个鸡爪、扯两片牛肉,看着孩子们满嘴溢出的卤汁,这才感觉看到了浓浓的年味。

  准备离家返京的头天,老妈重新开卤锅把一些过年吃剩的卤味逐一“回卤”,以确保新鲜,凉透后用食品袋分装好,统统压进我的行李箱。

  从小在湖区长大,藜蒿自然是我最爱的蔬菜。怕我在买不到新鲜藜蒿,老妈会在我回程那天清早买好未摘叶的藜蒿,细细去叶去茎,清洗干净,再按每顿食用量用保鲜袋分装好,用大号购物袋足足装够5斤。

  蔬菜自然没法装进行李箱,易被压了挤了,老妈会用单独的旅行袋装好,让我提着上高铁。

  所以,今年春节返程行李箱里,我一共装了25斤“年味”和不限重的浓得化不开的“乡愁”!

  躺在床上,动动手指,地球这头的你就能轻松get√地球那头的稀有吃食,嗯,这确实是个吃到稀罕物已不是啥稀罕事的时代。那到底吃到啥才能真的刺激到吃货的神经?

  个人觉得“时节”两个字很重要——甭管食品加工术如何发达,总有些食物,一年到头只有在那一小段对的时间里吃到了,才算是真的吃到了美味。时间错过了,只能再等一年,别无他法。从这个角度看,今年春节我从家带回京的那碗“社饭”算是稀罕物。↓↓↓

  “社饭”是汉、土家、苗、侗等民族春分前后祭祀用的一种传统食品。做法如下↓↓↓

  3.把焙好的青蒿碎与腊肉丁、香干丁、胡萝卜丁、笋丁、花生米一起用油炒出香味,然后加入泡好的糯米一起混合均匀;

  边花坛、小区花园、公园绿地是青蒿在城里最主要的生长地,但这些地方的野菜哪敢采?一怕尾气,二怕农药,最重要的是行为不文明。

  比找青蒿更难的是碰时节,这玩意每年三四月春风拂面时最鲜嫩,过了“五一”就开花变老,切也不动咬也不烂。可每年三四月我都在京上班,哪有时间回家享用美味?

  好在今年爷赏饭吃——年过得晚,加上春节期间南方温暖多雨,特适合青蒿生长。更难得的是,虽然家附近都是新建小区,但竟留出了这么一大块远离马的菜园子,那里的野菜既没被尾气熏,也没被农药喷。实在是“天时”“地利”齐全。↓

  摘“青蒿”的带头人是外婆,老人家在颠沛的抗战时期度过少年时代,野菜是她当时的食粮,所以尽管已86岁高龄,各种能吃的野菜长啥样、叫啥名她都记得清清楚楚,眼神又好,在一堆各式杂草中找准目标不在话下。最关键腰腿灵活,弯腰采半小时野菜↓

  焙干需要用小火不停翻炒至青蒿里的水分全部蒸发,这道耐性的工序姨妈最合↓

  炒和蒸这两道工序最关键,油盐多了少了、炒蒸时间长了短了都会严重影响社饭的口味、口感,如此经验的活儿只能由妈妈上手。↓

  这社饭,糯米和香干负责Q弹有嚼劲;“妈妈牌”湘西腊肉负责肥美;花生米负责香脆;胡萝卜丁和笋丁负责鲜嫩;最重要的“青蒿”呢——嗅觉上,自带清香,有了它,从洗到切到焙到炒到蒸到吃都是满屋飘香;味觉上,清凉微苦,有了它,社饭里就多了一份离自然最近的清新爽口和苦后回甘;视觉上,糯米雪白、笋丁嫩白、腊肉金灿、花生米暗红、胡萝卜橘黄、再加上青蒿碎的深墨绿,绝对的色彩缤纷,赏心悦目。

  为了这饭地赏的社饭,我回京当天早上,全家上阵,分工协作,在“天时”“地利”的基础上再平添了一份其乐融融的“人和”。

  出发前,我会先吃上一大碗,妈妈再用保温盒装一碗给我当火车餐,还会用保鲜袋装一袋冷却好的,让我做第二天的工作餐。那唇齿留香道的滋味是家的味道,纵使相距2400公里也不会消散。

  春节返程前一天,母亲帮我行李时,又一次把我爱吃的东西大包小包硬塞进我箱子。

  见状,我严厉地“”她说:“妈!这些在网上都买得到,干嘛又装进去?占地方又重!”我话音未落,只见妈妈眼神一暗,默默转身走进了屋子。我有些,但出于年轻人自以为是的面子,我没有去哄她。

  夜里睡醒想去找点水喝,结果走到卧室门口听见爸妈在客厅里小声说话。爸说:“孩子白天不让你装,你居然晚上偷偷来塞她行李箱。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空间,你就不要什么事都管着她了嘛!”母亲答道:“你不懂,咱女儿从小就喜欢吃南五马那家糖葫芦,7岁的时候,为了两串糖葫芦,她还跟着卖糖葫芦的跑回家了!昨天我偷偷排队去买了,给她装进包里,让她明天车上吃!”

  我再没勇气推门出去,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这几年,我自以为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看,但在父母眼里,我始终还是那个一根糖葫芦就可以骗走的贪吃小女孩。现在无论哪里的特产都可以轻易在网上买到,但父母对孩子的牵挂与爱哪里能买呢?

  第二天,我装作不知情地提着行李离家。火车上,我打开箱子,看到那些牛皮纸包装的不够精致漂亮的糖葫芦,突然觉得它们在阳光下闪着一些小,是那么的可爱。

  也是那一刻我才明白,返程的行李箱里面装的不止是一根糖葫芦,也不仅仅是家里的味道,还有父母对我们的牵挂与爱。也是这份朴素真挚的爱,支撑我们在外奋斗。

  2月25日早上6点半的汽车回。24日晚6点,妈妈就把给我带回的东西准备好了,一个包包除了吃的还是吃的。图片里看起来不怎么漂亮,可味道绝佳,而且是任何地方都尝不到的味道——亲情的味道。

  牛肉:老舅年前拿过来的牛肉,过年吃了好几顿都没吃完,这是特意早早为我留出来的。老舅本来是家里的老小,全家人都惦记着他,好吃的都是他头一个伸筷子。现在成了家有了孩子,也开始照顾我了,哈哈。

  排叉:炸排叉是妈妈的绝活,初二炸了一次,拜年的小孩一来都给吃了。妈妈说:“这不行,我闺女还没吃到,走前儿再炸一次让她带到吃。”于是初六妈妈又炸了一次,我打下手,揉面、擀面、切面、套圈儿一气呵成,两个小时一大锅热腾腾的排叉就出炉了。这次炸得比初二好,妈妈心里也乐开了花。

  炸饼炸糕:北方过年必炸的面食,以前从来没有带过,不但占地方,还特别沉。这次义无反顾地带上了,这份心意怎么舍得不要呢?再说,在家不新鲜的东西,到都是好吃的,嘿嘿。

  鲅鱼:爸爸的拿手菜,每次都会借炖鱼自己的手艺,顺便妈妈一下——闺女就爱吃我炖的鱼。可不是嘛,妈妈现在炖鱼失了手艺,鱼腥味很重,但爸爸做出来的就不一样了,尤其是鲅鱼,一般人会做得非常腥,加上肉质粗糙,很少人喜欢吃。但爸爸炖鱼时会加入十来种大料,再加上番茄酱,做熟后就如沙丁鱼罐头般香甜好吃!

  这,越走越深的就是亲情。女儿虽已长大,但在父母心中仍是小孩子,仍是他们每时每刻都放不下的挂念。

  上学到现在,每年春节回都是一样的“不轻松”,左一个包、右一个包,塞的东西基本固定:

  比如,爸爸给我做的新衣服。别笑!偶老爸可是有身份(资格证书)的服装设计师哦!他做的衣服,质量一点不比专卖店差,款式也是最流行的。以前我每次回家展示新买的衣服时,老爸都是一副不屑,外加一句:“这个我也能做”或者“这个款式你小时候我就带着厂里的工人做过”。

  今年春节返程,我就是穿着爸爸给我做的珍珠呢大衣回的,在买的羊绒大衣则留在了家里。别怪我喜新厌旧!爸爸做的大衣款式是妈妈看韩国电视剧记下的,老妈可比我这个混娱乐圈的人还潮呢,经常看韩剧、泰剧。穿不出去?不可能!成品特别赞,咱有图有,比我最爱的牌子的大衣还好。↓

  为了让我能顺利把这件衣服穿回,妈妈还给老爸下了最后通牒,他就提速了,仅花了一天时间就把衣服做好了。我可是赶在好时候了,以前要想穿我爸做的衣服,得拿号排队还不一定排得上呢!

  除了爸爸张罗的衣服,包里另一个不变的东西就是妈妈准备的好吃的。虽然现在有动车了,上午走下午就到,不像上学那会儿要坐一宿夜车,但妈妈准备的好吃的依然是旅途必备品。而且,妈妈每次装进我行李箱的美食每次都不一样,总之我说喜欢吃什么,回去的时候总会有。

  今年回来,我说马哈鱼好吃,妈妈就给我准备了好多马哈鱼。我说妈妈拌的萝卜咸菜好吃,她就给我带回了好多萝卜干。还有我爱吃的枫叶肉,以及妈妈特意早起给我酱的猪蹄。↓

  尤其是猪蹄,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:一对农村父母,大冬天用一宿时间给早上赶火车的儿子包饺子,就因为儿子头天晚上说了一句“这次回来很遗憾,没吃上妈妈包的饺子”,而我也是说了一句“妈妈酱的猪蹄好吃”,她就给酱了。

  返程前一天晚上,妈妈开始盘算我要带的东西,“带点特产吧,咱们老家的红枣是最好的,给你的同事、朋友尝尝。带点煮好的饺子吧,超市卖的速冻饺子没有家里的味道;带点药吧,遇到感冒发烧,有现成的可以吃。”

  “妈,别装啦,箱子都快装不下啦,您这完全是我的体力,现在物流这么发达,这些东西都有……”一边看着满当当的特产,我一边提醒着完全箱子承载量还继续装着的妈妈。

  “不行,你这孩子经常不好好吃饭,去了,我又不在身边,还得给你多带点。”妈妈一边装着箱子,一边反驳我。

  “好啦,知道啦,您装吧装吧。“我扭过头不耐烦地回应着,眼睛却红了!我虽然嘴上硬,但心非常明白,儿行千里母担忧,这满满沉沉的行李,是妈妈对儿子浓得化不开的不舍和依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